A站B站海外影视剧被掏空,迷弟迷妹怎么过?快报

蒋平 2017-07-20 15:54
分享到:
导读 喜欢的影视剧下架后,他突然察觉到自己的寂寞。他努力打比方描述这种寂寥:“一个吸了10年烟的人下决心戒烟,夹惯了烟的手指一定也是寂寞的吧。”
“A站药丸!” “A站药丸!” “A站药丸!” 7月12日晚上9点多,刚冲完凉的汤剑被QQ群里忽然刷屏的这句话搞懵了。他顾不上擦完还滴水的头发,毛巾搭在脖子上就噼里啪啦开始敲键盘。500人的QQ群炸了锅,“Acer”们热烈讨论到底发生了什么。 “Acer”是A站网友的自称,嵌入A站(AcFun弹幕视频网)的简写,多少有些“一朝入A站,终身死忠粉”的意味。汤剑就是这样的死忠粉,入坑8年,不离不弃。他将对A站的爱凝缩成一句口头语:“身为Acer怎么会有女朋友呢?” 讨论没什么结果。拥趸只知道,国内最有影响力的两个二次元聚集地A站和B站(哔哩哔哩视频弹幕网站)上,大量影视作品突然下架,包括欧美、日韩的影视剧,还有一些UP主上传的视频。当晚的讨论持续了两个多小时,愤怒、伤心、抱怨、无所谓等情绪纷至沓来,七嘴八舌间,有人调侃:“A站被B站碾压了好几年,今朝一下子平等了”。 伤心欲绝 这一次,很难说A站和B站谁的损失更惨重。A站影视区全军覆没,B站失去大量外国影视剧后还留存了一些资源。但被下架和损失流量是不分彼此的,两站各自忠粉油然而生“同是天涯沦落人”之感。对于正在这些网站上追剧的网友来说,“看不见爱豆了”成了致命打击。 A站B站大量视频被删除A站B站大量视频被删除 王蕾在朋友圈里一连打了10个哭脸发泄情绪:“我不开心,我不开心,我已经无语了”。知道消息时她正在商场悠闲地等着试一双高跟鞋。发现自己在B站上追了好久的泰剧《逐月之月》被下架,她的眼泪差点当场流出来。接下来的几天她不时重登B站看看有没有恢复,同时到处找这部剧的下载地址。 黄泽第一时间收到了AB站影视剧下架的消息。他赶紧上B站查看心爱的《白色巨塔》有没有下架。虽然这是一部2003年的老剧,但它在黄泽心中有至高无上的地位。《白色巨塔》果然下架了。黄泽顿时觉得,几天前的三刷是“未卜先知”的悼念。 社交网络上“哀嚎遍野”,伤心欲绝的AB站迷弟迷妹晒出自己的收藏夹截图,汤剑保存了500多个电影、电视剧、视频剪辑等,失效了80%。汤剑是设计师,A站陪伴他度过了20多岁最重要的几年。他觉得A站带来的除了放松,还有灵感。汤剑回想,那些年如果没有A站的陪伴,自己也许会沉迷网游,“那还不如泡在A站”。 迅速受伤迅速恢复 AB站遭受“重创”,黄泽猛然间有点不知所措。往常一下班,他在公司附近吃过饭回到租屋,第一件事就是打开B站,在里面畅游到夜里12点。最近的一周,他有三天晚上选择去健身房跑步和练习器械,还有四天在用手机打《王者荣耀》——这个风靡的游戏他刚刚在百无聊赖的状态下玩起来。 1992年出生的黄泽算是典型的二次元宅男,上班下班两点一线,没有女朋友,基本没有其他爱好。他看动漫的历史可以追溯到连载了700多集的《海贼王》。国内第一个二次元根据地A站出现时,他感觉终于找到了“组织”。那时候的A站还是二次元小众圈子,相比之下,如今的AB站已经影响到更广泛的年轻人和白领。 黄泽对AB站很痴迷,高考前,他还偷偷摸摸地追看了两部日本动漫。上班后更是如此。作为从A站转战到B站的资深用户,黄泽对B站保持着一种特殊的尊重方式——用电脑上B站而不是手机。他喜欢在电脑上一边看视频一边加入欢乐的弹幕大军,从热点视频到喜欢的番剧,从一个链接跳到另一个链接,电脑屏幕上的热闹此起彼伏,屏幕这头的他也跟着傻笑。几个小时哗的就过去了。睡觉,上班,循环往复。 动漫、日剧、美剧、英剧充实了他远离家乡读书工作的日子。他追剧时,一半的时间在瞟网友的弹幕。喜欢的影视剧下架后,他突然察觉到自己的寂寞。他努力打比方描述这种寂寥:“一个吸了10年烟的人下决心戒烟,夹惯了烟的手指一定也是寂寞的吧。” 戒烟的人会用吃糖来弥补某种空缺,黄泽用运动和打游戏来替代。短暂的尝试还没有品出味道来,他套用网上的段子“宽慰”朋友:“没事的时候不要总上B站,请离开电脑,走出门去,呼吸一下新鲜空气,健健身,或者读读书,丰富一下自己。然后你会发现,还是上B站有意思”。 同样是A站的深度用户,汤剑表现得冷静很多。他更多是怀念。他最喜欢A站的高水准评论,“在门户网站时代,网易以评论吸引大量网友,在二次元界,只有A站的评论最高级。” 黄泽用“缺一不可”来形容B站在生活中的地位,同样重要的是工作和生活离不开的微信;汤剑则把A站放在所有娱乐项目的首位,多年以来不曾动摇。但再“缺一不可”、再“首位”,也还是要寻找替代品。 新一季美剧《权力的游戏》上线后,黄泽条件反射地去B站找,想起不对,才转战到网盘去搜,最终在一个在线看美剧的网站上找到了链接。黄泽重新启用了电驴、迅雷。他笑称,一夜之间回到了十年前混互联网状态。他很“警惕”地反复嘱咐,“拜托你们不要把那些翻墙软件和好用的网盘写出去,给我们留下这点资源吧”。 经过五六天的不适应后,黄泽逐渐变得包容:“既然要加强管理,有些误伤也难免。”汤剑倒是觉得有一点和往常不同,在那个500人的QQ群里,不管是萨德事件还是领土问题,总有一些群友站出来义愤填膺地谴责,但在这件事上,那些人集体失声了。对政治问题保持中立的汤剑推断,“他们是不是有些失落?” 有人调侃,“没有AB站,还有C站”,他们口中的C站是CCTV。乐观的人觉得,“重创”不假,但还不“致命”,比如《进击的巨人》依然“活着”。他们畅想着“二次元的世界生生不息”。比如汤剑就欣喜地发现,有人把他最喜欢的鬼蓄作者荼荼丸被下架的作品做成了专辑。 《进击的巨人》 《进击的巨人》 新新人类的心灵强大,迅速受伤也能迅速恢复,生活很快就被新鲜的事物替代的。 王蕾在追剧不成之后,周末去商场一口气买了三条裙子、一件衬衫和好几对耳环,抚慰了自己“受伤的心”;声称“Acer怎么会有女朋友”的汤剑不但交了女朋友,最近正计划着国庆出国旅行计划;黄泽除了对《王者荣耀》越发不能自拔,只有一点失落。此前,他长年去B站上给一个喜欢发跳舞视频的萌妹子投币,以帮助她把视频顶上去,在又一场《王者荣耀》酣战后,他忽然想起,竟然已经好几天没有给萌妹子投币了。 【来源:博客天下              作者:蒋平】
黄泽 汤剑 视频 下架 二次元
分享到:
1.TMT观察网遵循亚虎国际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
2.TMT观察网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"来源:TMT观察网"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TMT观察网或将追究责任;
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TMT观察网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观点约架